水利水电十四局黄登电站维修塔吊西门子调速器经过

时间:2017-05-02 10:47来源:妙工科技原创 作者:崔工 点击:
2016年11月底,经老客户介绍,我接了一个比较远的业务,当时接电话谈的时候只知道在云南怒江州,我曾经在昆明生活过三年,一听到云南都有一种莫名的向往。但是心里又明白,这是去出差维修设备,根本没有时间看风景,心情不由得又平静下来。接下来和甲方在电
      2016年11月底,经老客户介绍,我接了一个比较远的业务,当时接电话谈的时候只知道在云南怒江州,我曾经在昆明生活过三年,一听到云南都有一种莫名的向往。但是心里又明白,这是去出差维修设备,根本没有时间看风景,心情不由得又平静下来。接下来和甲方在电话里了解设备型号和故障现象,又是siemens西门子的经典产品也是我公司的主打业务6RA70直流调速器。
       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专研,在没有参加任何官方培训的情况下,能够全面掌握西门子6RA70/6RA80系列、ABB DCS系列、欧陆派克590系列、艾默生MP系列以及其他品牌直流调速器的维修与调试,这离不开曾经在昆明那三年跟师傅学习的基础电子知识,也离不开在广东打工的岁月积累的工控技能,加上回重庆后无数个加班学习的夜晚,这才能通过一个电话报价毅然决定飞往云南边境的怒江水电站去维修设备。我瞬间有预感,这次可能得去昆明转转。
     
      客户的设备是一台大型塔吊,主要用途是修建水电站大坝的时候起吊重型设备,设备生产厂家是成都的四川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国企大单位,售后服务可想而知,更换一台西门子6RA7085直流调速器的价格高达10万元,而且时间周期长到客户无法接受。而我公司维修的话除了路上行程,到达现场后当天就能搞定,所以各方面事项谈妥后马上订机票直飞丽江。听起来多么熟悉又浪漫的名字,可惜旅游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早上从重庆出发的时候还是整个冬天都非常熟悉的雾霾天气,再准确点讲就是霾,而很少有雾,因为当飞机升高冲出云层,就会发现上面艳阳高照,下面各种灰色雾霾一圈一圈的聚集,离市区越远越少。小时候和冬天都会有雾,当接近中午太阳出来后雾就会消散,而这些年霾多了,一整天甚至好几天都散不了。作为一个天天和工业企业打交道的从业者,我十分明白这些东西是来自哪里,是为什么使我们的环保排放空有其名。最终还是我国国情限制,是我们的生活水平没有发达到较高的级别,工业水平落后,行政管理执法水平不力。当飞机来到四川边沿进入云贵高原后,地面山水一览无余,万里无云。在重庆这种整个冬天都很难见到阳光的城市生活久了,此刻突然好想离开城市回到乡下,似乎仅仅为了那青山绿水也值得,但是我又和成千上万的普通人一样,不得不在城市里发展,为了家人和孩子打拼,管不了阴雨还是雾霾。
       两个小时飞机就降落在丽江机场,很小的机场,离丽江景区还有几十公里。天空蔚蓝得就像宝石一样让人不敢相信,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中午一点了月亮和太阳同时出现在天空。到来大厅就感到寒冷刺骨,和客舱里温差很大,穿上厚秋裤和羽绒服都还不够暖和一样。给接我的司机打电话,说好的来机场接我,结果还在小路上没上高速,他说从工地开车到机场要十个小时,我心里一阵冰凉。经过商定我自己坐车走一程,到丽江高速路口等他。因为只有两个小时,我也只能不去景区看了,只是在调速路口能看到玉龙雪山的一角,上面有白色的积雪。云南的天气温差特别大,在没有阳光的地方中午只有十来度,有阳光的地方感觉能有三十度,晒得人刺眼,当地人说一年四季都这样。司机接到我都是下午两点多了,到达工地已经天黑。
 
      简单吃过晚饭,开始准备上工地检查设备,我心里明白又是一个加班的夜晚,打开手机地图一看,这里离中绚边境只有五十公里了,这该算是我最远的客户了吧。私营企业为客户干活的原则是不管早晚,只要客户需要就得干,而那些国营的设备厂家只管报价换新的。塔吊大约有一百米高,我们三个人爬上顶得歇三四次,还好我不恐高。检查设备结果还比较乐观,甲方的设备技术人员在故障发生后没有乱动电路,直流电动机绝缘正常,抱闸机械部分和PLC电控部分都没有显示的问题,现场还有了解PLC程序的技术人员配合,由于出发前带足了整套原装配件,直接拆机更换,塔吊顶上地势狭窄,维修操作不便,加上水电站位于高原峡谷上,夜里的风呼呼的吹得整个塔吊都在恍,温度更是冷得羽绒服都不怎么管用了。本来该两小时干完的工作就得多出一倍的时间。试机的时候虽然PCL出现各种报警,还好有甲方技术人员熟练的一一解决。收工的时候不到三点,还好可以睡个相对完整的觉。
      第二天醒来工人全部都开工去了,下午和负责人一商议,维修款当天肯定是付不了的,大公司走程序至少都要两天。于是我决定正好可以到昆明去转一圈,相隔13年故地重游,不知道那些在我青春岁月里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和地,现今是什么模样。当然走之前必要的验收手续和付款事项要签字盖章,这是工作必须的事情。
      第三天早上从工地出发,因为从当地到昆明要十二个小时车程,为了更早的到达昆明我选择了当地的黑车,早上六点天没亮,是一辆当地人开的面包车,和以往一样车里已经挤满,味道也不是很好闻,这和其他工地的情况差不多,还好我能坚强的适应。第二次转车是从兰坪县城到大理县城,破旧的小巴车为了省过路费没有走高速,一路摇晃颠簸让人难受,但是当经过洱海沿线的时候心情就豁然开朗了,下次旅游一定要先来大理洱海看看。从大理到昆明的时候为车站有一种正规的帕萨特专车,比大巴车贵点但是舒适高效。到达昆明老表的家里已经是晚上八点,菜已上桌。
      我是一个怀旧的人,本来到昆明的愿望除了看望一下师傅还有到原来生活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回忆,这些年经常想起那条破旧的老街和那棵老黄桷树,以及我十七八岁留在这里的青春岁月。但是十几年过去,当地变化早已地覆天翻,老表们十几年不见要一起吃饭唱歌打牌,两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仍是没有达成顾地重游的愿望。
      将来有一天我会带上儿子,定会去昆明原来的大营村寻找那片记忆,给他讲当年我在这里生活和往事。
 
(责任编辑:妙工科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